第011章 煎熬

……真的不心动吗?

吴酩盯着酒爵看了好一会,突然目光闪了闪,低头笑了笑,内心瞬间清明:

拥有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做两选一的选择的。而是应该说,现在的自己拥有了对人生更自由的选择权了。

两者皆可选,所以害怕个鬼哦!

这种,可以自由自在做选择的感觉真好!

以前那个自己,面对未来,从来都没有这样一个可以做选择的机会。一直为来,前方只有一条路,她也只能拥拥挤挤、跌跌撞撞地走着。只能如此。

那时的她,当然偶尔会埋怨命运不公。她羡慕、甚至嫉妒那些家庭出身好的同学。

他们多幸运啊!

不想辛苦走高考这条千军万马的独木桥,便可以自由自在地选择出国留学。而且,在这些表面之下,更让吴酩羡慕和自卑的是,他们面对生活和学习时的那种人生态度——根本不在一水平线上的眼界和经历带给他们的自信和淡然,这是吴酩绝对无法企及的。

城里孩子与农村孩子真正的巨大差距,不是物质,而是那些无法直接看见的想法和思维。这深深让吴酩觉得,自己面对这些残酷事实时,不得不产生的自卑都是该死的。

那时吴酩就很气愤地明白,直面人生时,那种所谓的“坦然无畏、忠于本心”,不就是因为有资本有底气嘛!不管是来自自身的,还是纯粹来自物资的。反正说白了就是那四个字。

——有钱!任性!

当然,那个“钱”不仅仅指金钱。而是指可以支撑一个人自信的所有资本和能力。

而没有可以自信“资本”的她呢,只能在无数日日夜夜的默默无闻里,一边绝望一边渴望地努力刷着题,然后对自己进行洗脑式地补充鸡汤:

别人不必努力就拥有的,我通过努力也可以拥有啊!更何况,你要相信,自己努力来的,才是真正的踏实和真正的拥有啊!他们这种不是自己努力就拥有的,不踏实!

现在,吴酩觉得这鸡汤真是可笑。

……不就是想吃个炸鸡嘛!

……难道还得是自己孵鸡蛋养小鸡,经过漫长养育,最后还得是自己杀、自己宰、自己炸。

……这样来的炸鸡才更香更好吃?!

现在回想,除了觉得可笑,便是无奈了。

那时的自己,除了这样偏激地安慰自己努力学习努力争取,还能怎么办呢!

吴酩扯着嘴角笑了笑。虽然吧!这个炸鸡的比喻有着严重偷换概念的嫌疑。但是不管怎样,吴酩觉得还是有点丑道理的。

总而言之,反正现在吴酩就是觉得,既然可以拥有这样一份幸运,手握神秘之物,那么就坦然地怎么开心怎么来!

如果不想动,就当个平庸的废柴。如果想争取,那就努力去做个不那么普通的人物。

更何况,人生并不是一道只能两选一的题目啊。

没有谁规定,选择了做普通人,就不可以去争取些许不同。同样的,又有谁说选择了做个不凡的人,就不可以废柴了呢?

没有啊!

所以这一次,就把那该死的自卑统统丢掉吧!

吴酩决定了。就……就做个恬不知羞,毫不要脸的人吧!谁让我手握……

嘭!

“小娘子。小娘子。你醒了没?我家郎君来看你了。”

迷糊之中,吴酩先是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而后那清脆的声音便也远远传来了。

……这个言欢,坏我好梦!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处于半睡半醒的吴酩,便一下子清醒了。念头一松,手中的酒爵化入指间消失不见,周围的景象也同时消失不见。

吴酩睁开眼睛后,下意识地快速起身去查看自己的左手,翻来覆去地看着。

……哎!酒爵不见了。而且,这只手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吴酩瞬间有点愣神了,毕竟那意识还沉浸在刚才的神奇之中。转而便有些许恼气被言欢吵醒,但心里也清楚,这东西都出现两次了,就肯定还能再次出现的。

……这东西就是我的。

……只是不知,到底得是怎样的契机,才可以触发那东西现身?

……还有,那些窜入自己身体的奇异之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得去哪里寻找这些奇异之力来供养这个酒爵呢?

“小娘子,你……你醒啦。”

言欢进屋后走了几步,便慢慢停了下来。她也有点愣神,昨晚身体感受到的那股真实的麻痒感又来了。

言欢就这样呆呆地站着,一边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子,心中不禁感慨:这个小娘子就算只是素衣素颜,也是如此让人动容啊!

而另一边,感受着身体里那股麻痒感在渐渐褪去,四肢百骸便也随着渐渐舒畅。而且,好似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内流窜起来。

对于身体的这些反应,言欢当然是诧异的。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是……是从小娘子醒后才有的。所以言欢难免在心里隐隐起了疑惑:难道,这跟小娘子有关吗?

“女郎,觉得身体有哪儿不舒服吗?”

直到阮鉴也进屋了,她们两人才各自回了神。

听到这个让人想忘记也舍不得忘记的、让人心情愉悦的声音,吴酩转头看着从门口缓步走来的他,再度晃神:这情节,怎么又来一遍?

吴酩抿着嘴歪了头,这情景跟昨天一模一样啊!简直就像是掉进了一个循环的梦里啊!

阮鉴看着这个歪头女子又一次恬不知羞地盯着自己直看,莫名其妙地瞬间起了心思。于是便顺了那女子的意,直接坐到床沿边上,主动把这张脸送到她的正跟前。

吴酩看着逐渐靠近逐渐放大的面具脸,当然知晓这个人就是故意的。心想:这人这脾气,也真是好玩!

吴酩便决定,就跟他一样,顺了对方的意好了。于是便也更加使劲地盯着这张面具脸看。

言欢看着他们两人这般情景,眨了几下眼,便也知趣地站在一旁,只管好好看戏。

吴酩想,既然打算这辈子要丢掉那该死的自卑,誓死要自信,甚至要自骄自傲了。难道不应该、表明下决心吗?

……那就、那就临时来给自己一个小测试吧!

……比如,对着这个人的这张脸,不要脸且笑嘻嘻地盯着,盯着。不可以说话,只能盯着看,更不可以眼神闪烁。

……更高难度的话,那就盯着那双眼睛吧!

……嗯!那就、开始吧!

于是,一旁的言欢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人,一个笑嘻嘻,一个绷着脸,不动声色地对峙着,或者说,相互煎熬。

反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眉目传情。

吴酩是个可以执拗到没心没肺的人,而且她也真的觉得这只是在测验自己的决心,所以盯着他看的心思是坦坦荡荡的,不掺杂着任何别的什么。

只是,对方……好像不是了。

推荐阅读: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明日之后 捡崽中原中也后 机甲铁羽时空 X编剧室 天师不算卦 心理侦探大师 [希腊神话]大地之父 葬剑种田 要江山,更要美人 从收养葫芦娃开始变强 人生实录吟歌 大秦:开局让祖龙起死回生 调教武侠 夫郎家的咸鱼翻身了 我,一生要强的娱乐全能王! 汉武挥鞭 网游之我是暗器老祖 位面龙珠 重生八零:恶毒舅妈拒绝炮灰剧本 残星孤月 修道少女 胖子别想跑 唱歌一直爽 东方圣大陆 我妻刺心 从海贼开始转动磁场 宇宙无敌超级神豪 护美强兵 独宠邻家小萌妹 洛克王国魔幻传奇墨寒夏辉 重生之抗日1937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