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中直球

“喂,你们说,那个投手很厉害吗?”

大家练习了有一会儿,发现仮源教练进了投捕用的小隔间后,就一直没出来,就开始小声的聊了起来。

他们都隔着拦网看着仮源教练站在那个叫泽村的投手身边,给对方做动作示范,看那认真的态度,几乎可以说是一个一个动作地拆解了指导着对方。

“说不定是他很菜,要从头教,所以才慢吧。”另一个人随口说道,换来大家一阵哄笑。

“要带领球队打进甲子园的投手,怎么会菜呢。”又一个人装模作样地说了一句,让大家笑得更大声了一些。

毕竟难得真的有前职棒的选手来当指导教练,而且看起来还教得很认真,大家都有些期待他能来指导自己一番,也因此发现泽村占用了教练太多的时间之后,就有了些小小的不爽。

这时前野突然停下了练习,他去球棒桶那挑了支挥起来顺手的棒子,然后扭头向大家示意了一下投捕隔间的位置后,就拿着球棒去了隔间那边。

“……最好还是能找到有一定坡度的地方练习投球会比较好。”

通过在指导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仮源已经基本摸清了泽村荣纯做为投手的水平和经历。

因为小时候去过甲子园而对棒球产生了兴趣,但并没有报名专业的少棒社团,只是自己在家模仿着电视里的棒球选手投球。www.qxnqu.com 绵羊小说网

进到国中后,因为听说学校即将废校,开始发动身边的小伙伴想组成一支棒球队,但到目前为止还差一个人,所以还从未打过比赛。

今天,也是因为听说小时候支持的高中球队将对上县名门校,很有可能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场比赛,所以和朋友们从老家赶来支持他们。

听完这些,仮源原本因为那颗投球而有些激动起来的情绪,又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眼前这个少年,更准确的说,只能算是个棒球爱好者。

也因为只是个棒球爱好者,他那看似乱七八糟投球,才更凸显出了他在棒球上的天赋。

可是仮源不能确定,当泽村接触到真正的棒球训练,那大量重复枯燥的体能练习,一次比一次严格的考核标准,还有真正站到赛场的投手丘上,面对强大的对手之后,他还能像现在这样表现出对棒球的热爱。

在汉语中,有个成语叫“叶公好龙”。

因为观看比赛或者某些运动明星而喜欢一项运动,和真正发自内心地愿意走进一项运动,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至少,泽村他就没有因为喜欢棒球,而选择在小时候报名某个少棒社团认真系统的学习棒球不是么。

虽然在心底这么想着,但仮源还是很有耐心地纠正着泽村的投球姿势,并且在听他说到平时就是在自家后院练习投球的时候,建议对方要么垒个投手丘,要么找个有坡度的地方练习。

正说着,他就见前野拿着支球棒掀了拦网走进来,便停下和泽村的沟通,开了口:“有什么事吗?前野桑?”

“仮源教练,我看您在指导他投球,需要模拟打击的打者吗?”

前野用一副很热心的态度甩了下手中的球棒,然后又对泽村笑了一下:“而且前面我还和泽村约了,想试试打一下他的投球呢。”

听了他的话,仮源打量了前野两眼,思考一下后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一下外面放着护具的推车:“去把护具都穿上再过来。”

“好。”

前野马上转身又撩起拦网出去了,仮源看着他走去推车那开始挑选合适的护具,就收回视线抬手轻拍了一下泽村的肩。

“有兴趣和前野桑比拼一下吗?”

“好啊。”

泽村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下头,抬起手用大拇指指向自己:“放心吧,虽然刚才老板你教了我很多,但我会和他堂堂正正地进行男人之间的对决!”

极力地忽视掉了泽村喊自己“老板”的仮源,带着一肚子疑惑努力露出个笑容:“什么叫‘男人之间的对决’?”

“就是绝对不投那种边边角角、躲躲藏藏的球路,我只投红中直球!”*

泽村一脸自信地笑着说道,还不忘用大拇指又指了指自己。

“这样啊。”

仮源听后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对还在外面套护具的前野说道:“前野桑,不用穿护具了,泽村桑他目前的水平还不足以成为你的对手。”

“诶——!”

听到仮源突然又改了口,泽村瞪大了双眼,伸手拽住仮源的衣袖,“什么叫我的水平还不足以为成他的对手啊!?我一定可以三振掉他的!”

“喔?”

仮源挑了下眉,拍了拍泽村的后背,让他朝向捕手的方向站好,然后对站在对面的克里斯说道:“克里斯,把球套放在红中的位置。”

“好。”

在之前仮源指导泽村时帮着接了他好几球的克里斯,大概明白了教练的意思,他重新蹲下后,就抬手把球套张好摆在身前红中的位置。

这时仮源又对泽村说道:“来,你刚才说要堂堂正正地投红中直球来和前野桑对决,现在投一颗红中直球给我看看。”

“投就投!”

泽村觉得自己被小瞧了,有些生气地从球桶里拿起颗棒球,在手中用力地捏了捏还不太习惯的硬式棒球,就举手、迈步、挥臂,一气呵成地投出了手中的棒球。

站在他身边仔细盯着他的动作的仮源眼神闪烁了一下,再一次在心底感慨:真的是个好苗子啊。

一般人在生气时做某些事,会在下意识里用上自己最习惯的动作和行为;可是泽村刚才这一球的投球姿势,虽然不够标准,但的确是按照他指点过后的动作来投球的。

要知道在职棒时,每年抽选会结束后,都是教练团最头痛的时候。

因为让那些刚入选的选手们改掉一些不好的习惯动作,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而泽村只是在刚才被他简单地指导了一下,在情绪不稳定时,都能记得用更标准的动作来投球,这说明只要有人好好的引导,对于一些不好的习惯和犯过的错误,他都能第一时间改正,并不会再犯。**

这样的选手,放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存在。

只是虽然投球的姿势改正好了,可是投球的结果依旧没什么变化。

“咚!”

白色的小球在飞过18米的距离后,又一次的在快要到达捕手跟前时,突然的转向了,这一次它直接飞向了捕手的右腿方向。

可是之前几次都快速移动球套,稳稳地接住了他那乱跑的投球的克里斯,这一次却一动不动的把球套摆在红中的位置,任由那颗棒球砸在了他右小腿的护具上,发出一声闷响。

“……啊!”

泽村看到对方被球砸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缩了下肩,然后就伸手指向克里斯,大声的喊道:“你、你为什么不移动球套接一下球啊!?或者、或者躲一下啊!”

这时站在他身边的仮源语气平淡地开了口。

“泽村桑,你不是说,要和前野桑进行红中对决吗?刚才这一球,你可没有投到红中的位置啊。”

“呜!”

泽村又缩了一下肩膀,他扭过头看了看仮源,又转回去看了看还是以那个姿势蹲在原地,连球套的位置都没动一下的克里斯,慢慢地涨红了脸。

猛地弯腰又从球桶里拿出一颗球,泽村紧紧地握住它,对仮源说道:“这一次,我一定会投到红中的位置的!”

说完就举起左手,高高地抬起右腿,大步向前迈出,然后扭动腰身,让左臂如同鞭子一般甩出,同时投出了手中的棒球。

“咻!”

白色的棒球又一次飞过18米多的距离,再一次来到了捕手的身前,可是它依旧没有飞进捕手摆好的球套之中,而是砸在了捕手的左肩上。

“咚!”

“噫……”

这一声感觉比刚才都要大,听得泽村都觉得自己的肩膀疼了起来。

怎么回事啊!?

这个人为什么不移动一下球套啊!?

他难道不怕痛的吗?

明明刚才连站一旁的阿信都不自觉地向后躲了一下吧?

“来,泽村桑,你还没有投进红中喔。”

这时仮源把一颗棒球强硬地塞|进了泽村的左手中,并伸手指了一下对面的克里斯。

“继续吧,什么时候你能投进红中的位置,我就去喊前野桑过来打你的投球。”

“呜……”

泽村看着还蹲在原地的克里斯,第一次觉得手中的棒球重如铅块,又好似火烧般的烫到他几乎要握不住了。

“那……那个……如果接不到,你可以躲的……”

泽村小声地对着克里斯那边说道。

反正他的小伙伴们,每次看到不好接的球都会躲开,就算这个人也躲开,他也不会生气的……

“没事,你投吧。我把球套摆好了。”

克里斯稍微动了动双腿后,又重新蹲好,把球套再次摆在了红中的位置。

他已经完全猜到仮源教练的意图,也准备好好的配合对方。

反正只是被球砸几下,当捕手的谁没被砸过呢,而且泽村的年纪和体能摆在那,他也有穿护具,球砸到身上的疼感并不大。

如果能让这个小投手明白控球的重要性,多挨几下问题不大。

泽村看着对面那摆在红中位置,张开的球套,突然觉得它就像是一个黑洞般可怕,甚至有些不敢投球了。

“怎么了?不投了吗?”

仮源这时又开了口,“刚才你不是说绝对不投那种边边角角、躲躲藏藏的球路,只投红中直球吗?可是刚才两球,你投的都是边边角角的球路啊。”

“呜……”

泽村咬紧了牙,一脸纠结地再一次挥动手臂,投出了掌中的小球。

这一球甚至连飞出的球路都不是往红中去的,而是直接砸在了克里斯身前的地面上,然后弹起在他的左膝盖的护具上跳了一下,滚到了捕手的身后。

而克里斯伸出的左手还是稳稳地把球套摆在红中的位置,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来,泽村桑……”

“呜……我不投了!”

泽村推开了仮源准备再次塞过来的棒球,直接蹲下来抱紧了双腿,把自己缩成一团。

“荣酱!”

西口见泽村蹲下去了,马上就向着他跑了过去,在外面看着的其他几人,也都准备进来。

而仮源也蹲了下来,抬手揽着泽村的肩膀拍了拍。

“看,红中直球并不是那么好投出来的吧?”

仮源这时的语气十分温和,就好像刚刚那咄咄逼人的样子不存在过一样。

“棒球这项运动,可是从投手把球投出的那一刻开始的;投手会投出什么样的球,可以说能直接影响到队伍的胜负。如果泽村桑你真的那么喜欢棒球的话,就更应该好好的练习投球。”

泽村听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瞄了仮源一眼,见他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情,才重新露出了一副愿意听他讲的态度。

“真正厉害的投手,不应该只想着和打者红中对决的快|感,而是能做到指哪投哪,轻松地把打者玩弄于掌间。”

说完这些,仮源就把泽村从地上拉了起来:“好了,下面我教你怎么投真正的直球,等你能投进好球带了,再让前野来试试打你的球,怎么样?”

“可是……”

泽村又扭头看向站起了来的克里斯。

如果那个人还像刚才一样,只要他没投进球套,就一动不动的话,不知道还要被砸多少次……

“嗯,现在他是你的捕手,你们自己去商量怎么练习吧。”

仮源拍了一下泽村的后背,让他去和克里斯沟通。

看着泽村快步跑到克里斯跟前后,马上就鞠躬道歉,看起来甚至还想来个土下座的样子,仮源扬起了嘴角。

是个品性不错的孩子。

哎呀,更想拐回去了啊。

推荐阅读:

道士夜仗剑 大中华 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 萌娘精灵宝可梦 本宫就是这么豪横 追尾必嫁?我真不知你是大明星啊 我真不是吃软饭的啊 调教武侠 在年代文里头做炮灰 科学修仙时代 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 超级大脑 超品全能神医 重生大小姐野又飒,撩翻禁欲大佬 盜亦有道 重生之偏执三爷甜宠 前妻的秘密 二姑娘的生存之道 在无限世界中,我拥有双重身份 这个仙界有点怪 海贼之大海的旋律 诸天执剑者 游戏舱拯救世界 天狐争霸 国宝神鉴 卿朝 猛虎传说 巅峰赘婿 闻墨色而行道 我的直播间通万界 一拳神僧 锅影忍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